“弱势”经济学家胡星斗
2017-06-23 00:43:18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“弱势”经济学家胡星斗

 

 

 

2012.3.16《报刊文摘》摘自人民出版社《人物》周刊2012年第3期,作者:南关前)

 

 

凡关心时政和当下热点问题的人,对胡星斗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。

2010年暑假,胡星斗一直在为农垦职工的事奔忙。与这个群体结缘很偶然,一位江西籍专家电话告诉胡星斗,海南农垦职工处境悲惨。

“橡胶价格不是一直很好吗?怎么会这样呢?”胡星斗心里打了一个结,学校一放假,他就背起了行囊,自费到海南调研。

在大雨滂沱中,他摸索着走进了一位农垦职工家。这是一幢茅草屋,四处漏风,夫妇俩正准备去女方父母家那里吃饭。一问才得知,他们俩不是去赴宴,是去吃接济饭。农场定的生产指标太高,男人每月只能挣到300元,女人常被倒扣。

一家一家地走访过后,胡星斗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。一连串疑问在他脑中交错闪过:为什么国家每年补贴几个亿还喊亏损?为什么在农垦内部贫富如此悬殊?

经过十多天的实地踏访,一张海南农垦的现实生态链在胡星斗心中逐渐清晰起来:矛盾的焦点似乎在职工自营胶不能自营,被农场以“统一收购”的名义压榨,而病灶源于上个世纪末干部家庭承包胶林后,大量占有,上报亏损,下占职工利益,这种官商怪胎已经形成了既得利益群体。

回到北京以后,胡星斗立即将自己调查了解的情况写成报告——《海南农垦的当代农奴与富官》,海南农垦职工,这个一度不为外界知晓的弱势群体立即引起广泛关注。随后,胡星斗还联合部分经济、法律界专家召开了专题研讨会,媒体的介入又引起了高层重视。

“我看不得别人受苦。”这位经济学家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这也成为他为人行事的准则。这些年,无论是为文还是做事,都与弱势群体有关,他甚至将自己的言论集结为“弱势群体经济学”。

胡星斗是最早关注打工子弟学校的学者之一,常游走于城乡结合部那些低矮破旧的活动板房教室;他长期关注户籍改革,发表了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威猛之词;在反腐败、官员财产公开、打破国企垄断等方面,他也着墨甚多;在农民企业家孙大午身陷冤狱后,他都第一个站出来力挺孙;冬夜里,他曾抱着自家的棉被送给那些北京上访村里的无家可归者······

然而,无论如何,在当下中国,胡星斗都算不上一位“主流经济学家”。他的文章没有高深的经济学理论和复杂的数据模型,通篇直白,只有数据说话。他很少有宏篇巨论,不少文章都是几百字的豆腐块。在很多人眼里,它更像是一位针砭时弊的杂文家。

主流经济学家们大都游走与政商两界,一边依附于权力体系,一边与商界相交甚欢。当“身价”成为衡量一位经济学人成功与否的标志时,胡星斗与这一切似乎是绝缘的。对他来说,敢讲真话,能发出独立的声音最重要。

对那些身无分文的弱势群体,胡星斗经常伸以援手,他会选择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件分析研讨,帮受害人摆脱困境。但这位生活并不富裕的学者常常感到有心无力,最近,他在考虑筹建一个弱势群体研究基金会,让更多无力者前行。

胡星斗有一个“高贵中华、文明中国”的梦想,这个梦想的蓝图是:“抛弃封闭、专制和官本的传统,服从规则、程序、透明和监督,是中华民族高贵起来,使古老中国文明起来。”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